行业新闻

| 远去的班车 朝花夕拾

没有任何一辆班车能送我回到三十年前了,除非我进入四维空间,在那里,据说是可以回到从前的。从零维到多维,时间空间在不断延展,一维是线段,二维是平面,三维是立体,这是我们最熟悉的现实世界。伟大的太阳系或者银河系人类,还没有掌握以时间为轴的多维空间,如果是那样,我就能够看到年少轻狂的自己,也能看到白发苍苍的我。甚至可以看到某个时间原点,因为自己做的选择,而导致从事各种行业的我,比如制作桌椅的李木匠,比如慷慨激昂的李老师,比如探究历史的李教授,或者如现在这样成为锱铢必较的李会计。我向往那样的世界,因为可以通过“虫洞”进入平行宇宙,与故去的亲人谈笑,跟历史伟人合影,甚至改变自己的人生。也可以重新坐上从东面驶来的红白相间的班车,开往充满希望的目的地。如果时光倒流,就会改变一个人,也可能改变群体,也就改变了如今的世界。社会是变得美好,还是变得丑陋,取决于民众的选择,当然这需要几十年或上百年的时间,而不是当下的评判,有时变化总比僵化强些。远古时代,太阳月亮的起起落落,春夏秋冬四季轮回,是最原始的时光观念。我们的祖先也许知道,时间是宇宙最残酷的物质,如同光速一样的恒定,光每秒钟穿行299792.458 千米,不以任何人的意愿减缓或加速,时间也是这样,一秒一秒从我们手中流逝,毫不留情的把美好或丑恶抛向过去。就像三十年前的初秋,我打算去新惠中学复读,当我背着行囊越过南面的山丘,那辆去往县城的黄白相间的班车刚刚开走,我只能远远的看着,喊破嗓子也没有用,只留下一道随风飘散的烟尘。那一瞬间,我突然感觉到了时间的无情,也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永恒。砂石路的两边,树叶在微风中沙沙的响,阳光透过树叶间隙,在我的脚下摇曳。那刚刚远去的班车,不能再去复读的结果,树冠飘下的落叶,归于寂静的呼声,都在当时有限的时空中,构成了永恒。夕阳快要落山了,空气开始湿润起来,秋谷的香味掺杂在落叶中,随着薄雾从田间弥漫。远方长长的砂石路,似乎看不见尽头,我拿起行李,对着天空大声说,这书,我不念了。远处传来“滴滴”的汽车喇叭声,一辆由西向东开过来的班车,正在越过山坡缓慢行进,这是从赤峰发往长胜的班车,与新惠方向正好相反。在快要行驶到我面前的时候,看似永恒的时空,荡过一丝波纹,那是引力波或者光粒子对我思维的扰动。我坚决的挥挥手,踏上开往东方的班车,人生本来就是选择,即使漂泊四方,我也不再回家了。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啊,往前走,莫回头 ……惊叹于自己青春年少带来的勇气,感恩于时代波澜壮阔的潮流,许多年后,当我拨开中年的油腻,重新翻开这些厚重的书页,我会清晰的记起从羊场汽车站,辗转到木头营子中学复读的那个少年,还有他的同学伙伴,那种不屈服于命运的抗争,那种逆境中乐观向上的精神,那种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担当。面对他和他们,现在的我却满怀愧疚,无言以对。青春是美好的,以至于人们愿意拥抱青春时代发生的一切,并为之罩上光环。同学同事经常在饭桌上,聚会时,拎出几桩陈年旧事,在老去的日子里一遍又一遍拿出来咀嚼晾晒。大家不愿意谈论现在,是因为这个现实的社会,多的是非黑即白的指责,少的是知错必改的成熟,更没有虚怀若谷的包容。个体对社会常态的任何反抗,都会被大多数人认为轻则有病,重则有罪。我写过的文章里,大多是过去的现实,或者说是真实故事罢,是回忆,但绝对不是怀旧。怀旧是没有什么意思的,那是老去的标志,而回忆和反思则包含着生命成长的秘密。这些故事,来自于灵魂的坦诚相对,来自于对共同信念的追求,来自于不惧邪恶的勇气。回忆是一种打破沉默咒语和拒绝谎言的行动,也是自我剖析、反省和忏悔的过程。我不是祥林嫂,也不是谭嗣同,我对浅薄的怀旧没有什么兴趣,但我不会容忍自己忘却。为了不被集体意识所左右,唯一的办法就是要保持个人的记忆,否则就会迷失自己,都不如一颗流星。我曾经天真地以为,人性和良知可以融化那道挡在人们中间的墙,但现实经常令人绝望,社会阶层以及人们观念的隔阂因财富增长而被更加夯实。住在高筋水泥里面的市民,或者居于山沟村镇的农民,鸡犬之声相闻,却老死不相往来,这是社会固化的可怕进程,也是集体选择的结果。隐藏自己,不敢发声,因为宇宙可能就是黑暗森林,在阴暗处总有猎人等着你出现。小时候奶奶说人死后会变成星星,我便在晴朗的夜空中,先为自己选上一颗。年幼的我能够辨认出北斗七星,福禄寿三星,还有太白金星、牛郎星、织女星,这些名字都充满崔璨的中国文化。我不敢跟奶奶说想要更大更亮的星星,选择小的吧又怕记混了,只好安慰自己说,反正那么多星星呢,需要的时候再说吧。现在才知道,宇宙中几千亿个恒星系或旋状星云,万亿级颗的恒星,都是你的,也不是你的。仰望星空的时候,谁能想到这些星光是几十万或几百万年前发出的呢,科技让空间和时间变得更透明更精准,而人类却失去了丰富的想象,变得千人一面起来。不是谎言越来越少了,而是变成了更大的谎言,我们无法识别或身在其中罢了。八千年的人类文明史,对比138亿年的宇宙史,短暂的简直无法想象。谁能够踏上历史的班车,或者谁能改变人类的命运,其实都是微不足道的。爱因斯坦说,时间并不存在,人类只是被记忆欺骗。看来只有思想和死亡才是永恒的。班车就让它远去吧,星光是我的,这就够了。原创作者:大漠歌者,绰号杆子,内蒙古敖汉旗人,北漂会计,野驴派作品代表人物。文章配图:郝军,内蒙古摄影家协会会员,赤峰市摄影家协会会员,如使用请注明出处。如果你喜欢,可以再看看这个:朝花夕拾 | 啊,高三八班朝花夕拾 | 印记:木中补习班演义村南旧事 | 表哥的打瓜地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联系人:张先生

手机:

电话:

邮箱:

地址: